快捷搜索:

你看那叫折秋的小子也不错竟然完美的施展出了

如今,楚锋却轻易逆斩丹生一重的修士,甚至楚锋的修为才只是脉转八重到刚刚踏入脉转九重,这与折秋相比,无疑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!
 
    若是放任楚锋成长,折秋自忖,自己终生都将活在楚锋的阴影之下!这让已经习惯了尊荣目光的折秋无法接受!
 
    所以,从踏上炼魔台的一刻,折秋就知道,自己和楚锋之间,不管是因为第一峰的仇怨,还是因为自身原因,都只能有一个人活下去!
 
    剑影迫近,剑芒激荡,其势有若奔雷!
 
    楚锋的身上已经浸出了一层层冷汗,楚锋疾退,但折秋所施的失落一剑却如影随形!
 
    更为关键的是,楚锋每退上一分,剑影上的气势就增加一分!
 
    “不行!不能拖下去!但,又看不破长剑本体,怎么办?”楚锋苦苦思索。
 
    与此同时,炼魔台上的王长老,虚空中的夜月等人全都锁定着楚锋和折秋的身影。
 
    “宗主,你看那叫折秋的小子也不错,竟然完美的施展出了失落一剑,楚锋能躲过去吗?”夜月身旁,一位老者抚须而笑,。
 
    夜月摇头,“不好说。失落一剑看似是玄级下品的剑诀,但实则不然!失落一剑当年共有七剑,每一剑一个层次!威力最强的那一剑已经达到了天级下品,是我炼狱魔宗曾经的镇宗战技!只可惜后来遭逢大变,后面的六剑被生生夺走!要不然,有失落七剑在,邀月斋,何足为惧?”
 
    “折秋虽只学到了最差的第一剑,但第一剑是基础,自有变化,再加上内蕴的魅惑之能,楚锋若仅技止于刚才,危矣!”
 
    “那宗主可会出手制止?毕竟从本质上来说,楚锋的潜力比折秋更大!”
 
    “不!炼魔台上,生死有命!本宗不会干涉!”
 
    “是吗?那宗主方才如何容忍王长老救下那叫石飞扬的弟子?”那老者不依不饶。
 
    夜月转头看了那老者一眼,“大长老,本宗只是说了自己不干涉,可王长老作为本届的裁判,是有临场处置权的,他出不出手在他的权力之中,同样也是所谓的‘命’!”
 
    “呵呵,宗主就是宗主,老夫说不过你。”
 
    “大长老谦虚了!”夜月不再开口,大长老也随之沉默,倒是两人身旁的其余人,个个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 
    炼魔台上,楚锋虽不想退,却被逼一退再退!
 
    即便如此,那犀利的剑芒距离楚锋已经不足一尺!只要楚锋一个来不及,顷刻就会被分尸!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