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但不等夜冰寒真的右所行动

刹那,折秋的脸上露出的残酷的笑容,手中加力,誓要将楚锋当场格杀!
 
    但也不知是巧合,还是偶然。在长剑刚刚破开楚锋的皮肤时,楚锋双手一合,竟是死死压住了剑刃,使得剑刃暂时僵住了!
 
    殷红的鲜血瞬间从楚锋两只手掌中汩汩流下,再加上胸膛皮肤被切开的地方同样血色弥漫,使得楚锋看上去狼狈、危险到了极致!
 
    人群中,夜冰莹张大了嘴巴,满眼焦急,而夜冰寒则是俏面含霜,身形蠢蠢欲动。
 
    但不等夜冰寒真的右所行动,一声冷哼骤然在夜冰寒耳边响起,夜冰寒身子一震,有些不甘的低下了头。
 
    同时间,洪子羽斜睨了风湫一眼,“风老头,人果然还是不能得意忘形,你那峰下好不容易出了个楚锋,楚锋若是死了,得来的成绩也就不算数了,你第十八峰还是第十八峰!你永远都是垫底的!”
 
    “你…….”风湫又急又怒,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 
    眼见楚锋以双手阻住长剑,折秋冷笑一声,“楚锋啊楚锋,你还真是勇气可嘉!可惜的是,勇气并不能转化成实力!”
 
    “去死!”折秋手中的长剑力道更足,楚锋尽管疯狂发力,甚至两只掌缘都泛起了淡淡的光芒,但还是眼睁睁看着折秋的长剑又撕开了自己的肌肤!
 
    楚锋的心中升起了浓郁的不甘,努力了,还是要死吗?
 
    不!母亲不知所踪,父亲更是从不曾见过,还有那让自己怦然心动的邀月斋弟子莫卿颜……
 
    不能死!
 
    执念之下,楚锋咬紧牙关,正要不顾一切的爆发出体内所有,不管什么魔气在外,正气在内,偏在此时,三种真气尽数倒卷,全部退回了丹田,任由楚锋如何催动也是不听指令!
 
    呼吸之间,折秋的长剑再次突进了一分!
 
    再有半寸,楚锋必死!
 
    夜冰莹、夜冰寒已经闭上了眼睛,而风湫长老也是转过了头,原本精神矍铄的身体仿佛一下子变得佝偻起来。
 
    折秋也是认定了楚锋就此结束!
 
    但事实上,楚锋在惊讶、憋屈之后却骇然发现,当三种真气不受控制后,正冥两种真气按兵不动,龟缩在丹田一角,而魔道真气却是以无法想象的速度在丹田内奔腾、旋转!
 
    以一个点为中心!
 
    豁然,所有的魔道真气一敛而尽,丹田之中多出了一颗漆黑的如同黄豆大小的圆形颗粒!
 
    从这颗黄豆大小的圆形颗粒上,传出了更为浩瀚,更为纯粹的真气波动!
 
    突破了!
 
    魔道真气竟在这危机之下,自主突破了!
 
    楚锋又惊又喜!紧接着长啸出声!
 
    “滚!”大喝之下,楚锋抓着剑刃的双手蓦然一拔,狠狠甩出!
 
    伴随着一股凭空暴起的巨力,原本一脸笃定、残忍的折秋又惊又骇的往后一连退出了六七步!手里的长剑兀自往下滴着鲜血!
 
    感受着楚锋的气息与之前截然不同,折秋一脸的不可置信,“怎么可能?你刚刚突破到脉转九重,怎么可能又突破了!”
 
    “哼,那就是我的事了!”事实上楚锋也有些想不明白,但此时的楚锋并不想去理会这件事,而是想将折秋斩杀!
 
    毕竟,刚刚楚锋可是差点死在了折秋剑下!
 
    “百炼魔拳!”一拳轰出,拳芒闪耀,炼魔台上凭空升起了一股劲风。
 
    这一拳的威力楚锋自忖至少是此前的五倍!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