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那犀利的剑芒距离楚锋已经不足一尺

折秋虽只学到了最差的第一剑,但第一剑是基础,自有变化,再加上内蕴的魅惑之能,楚锋若仅技止于刚才,危矣!”
 
    “那宗主可会出手制止?毕竟从本质上来说,楚锋的潜力比折秋更大!”
 
    “不!炼魔台上,生死有命!本宗不会干涉!”
 
    “是吗?那宗主方才如何容忍王长老救下那叫石飞扬的弟子?”那老者不依不饶。
 
    夜月转头看了那老者一眼,“大长老,本宗只是说了自己不干涉,可王长老作为本届的裁判,是有临场处置权的,他出不出手在他的权力之中,同样也是所谓的‘命’!”
 
    “呵呵,宗主就是宗主,老夫说不过你。”
 
    “大长老谦虚了!”夜月不再开口,大长老也随之沉默,倒是两人身旁的其余人,个个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 
    炼魔台上,楚锋虽不想退,却被逼一退再退!
 
    即便如此,那犀利的剑芒距离楚锋已经不足一尺!只要楚锋一个来不及,顷刻就会被分尸!
 
    楚锋的心中憋屈无比,愤怒的火苗越烧越旺!说实话,楚锋都有些想不明白,折秋也就比其他丹生修士高出了一重,而且也就动用了这么一招剑法,却偏偏将自己压制得连还手甚至躲避的余地都没有!
 
    折秋真就这么可怕?
 
    自己就真那么点货色,只能捏些软柿子?
 
    暴退之中,楚锋的眼神忽然变得极度嗜血,无论生死,楚锋不想再退!
 
    “喝!”楚锋暴吼,在折秋诧异的眼神中生生顿住脚步,顿住的那一刻,折秋的长剑就贴到了楚锋体表!
 
    刹那,折秋的脸上露出的残酷的笑容,手中加力,誓要将楚锋当场格杀!
 
    但也不知是巧合,还是偶然。在长剑刚刚破开楚锋的皮肤时,楚锋双手一合,竟是死死压住了剑刃,使得剑刃暂时僵住了!
 
    殷红的鲜血瞬间从楚锋两只手掌中汩汩流下,再加上胸膛皮肤被切开的地方同样血色弥漫,使得楚锋看上去狼狈、危险到了极致!
 
    人群中,夜冰莹张大了嘴巴,满眼焦急,而夜冰寒则是俏面含霜,身形蠢蠢欲动。
 
    但不等夜冰寒真的右所行动,一声冷哼骤然在夜冰寒耳边响起,夜冰寒身子一震,有些不甘的低下了头。
 
    同时间,洪子羽斜睨了风湫一眼,“风老头,人果然还是不能得意忘形,你那峰下好不容易出了个楚锋,楚锋若是死了,得来的成绩也就不算数了,你第十八峰还是第十八峰!你永远都是垫底的!”
 
    “你…….”风湫又急又怒,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 
    眼见楚锋以双手阻住长剑,折秋冷笑一声,“楚锋啊楚锋,你还真是勇气可嘉!可惜的是,勇气并不能转化成实力!”
 
    “去死!”折秋手中的长剑力道更足,楚锋尽管疯狂发力,甚至两只掌缘都泛起了淡淡的光芒,但还是眼睁睁看着折秋的长剑又撕开了自己的肌肤!
 
    楚锋的心中升起了浓郁的不甘,努力了,还是要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